Juicing Today

Juicing Today 是一个「线上杂志」计划,每个工作日会推荐 2 - 3 篇深度文章或行业一手研究报告。 → 点击这里,了解 Juicing 背后的故事。 以下是过去 5 天我们为你精选的深度好文。

教培行业的 6 个假设和 3 种结局

对标美日韩三国的案例,无论是教育政策紧缩还是政策放开任由市场化,都是治标不治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家庭课外参培需求始终存在。 文中总结的很好,“教培行业的困境,从来就不是人民日益增长的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和优质教育资源不足的矛盾,而是人民都想要成为教育竞争的胜利者和竞争选拔机会有限的矛盾。” 为什么一定要挤破头上名校?在阶层固化的当下,教育成了近乎唯一的普适性的阶层跃迁通道。K12教育的用户需求始终被国内高考的指挥棒牵引着。高考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个系统性大工程,只能循序渐进。 德国模式之所以走得通,关键不在于教育政策本身,而在于教育之外的社会福利制度,让蓝领工人和白领精英,让接受职业教育和文化教育的都能过上好日子。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Posted on Mon, Oct 18, 2021 策展人: 施言 商业内观 教育

Sam Altman:关于早期创业,你需要知道的几乎所有事

最近我把《从 0 到 1 》和《创业维艰》又翻出来看了。 尤其是《创业维艰》真的非常精彩,推荐每一位对商业感兴趣的朋友都去读一读。大多数创业书所说的都是如何做正确的事,不把事情搞砸,而本·霍洛维茨还会告诉你:当事情已经搞砸时,你该怎么办。 用系统去赋能效率、如何维持一个熵降的社区、如何快速的掌握一门陌生的技术、如何做好一款产品而去除我的「妄想、分别、我执」、如何和用户良性的互动、如何高效的获取用户反馈、如何在适当的时候投入资金——今天你打开的 juicing.today 其实都经历了这个过程,但我不愿意将它称之为创业,我想把它称之为「have fun journey」。

Posted on Mon, Oct 18, 2021 策展人:派派 Sam Altman 硅谷圈

Sam Altman:十年很短,一日很长

最早知道 Sam Altman 是因为看到 YC 的创始人 Paul Graham 的一句话:在给创业公司建议的时候,我提起来最多就是两个人:Steve Jobs 和 Sam Altman。当我遇到设计问题的时候,我会问自己:Steve Jobs 会怎么做?而遇到战略和野心问题的时候我想的是:Sam Altman 会怎么做? Paul 也曾在《写给学生们的创业指南》中提到:Sam 是一个很特立独行的人。我还记得当时见到他不到第三分钟,就在想:“啊,19岁的比尔盖茨估计也就这样了吧!” 后来,Sam 在年仅 31 岁的时候成为了彼时硅谷权力中心 YC 的掌门人,但是很快、他就选择离开了 YC,把自己的工作重点转向非盈利性人工智能研究机构 OpenAI。接着,在今年 6 月 29 号,Sam 创立了区块链领域的公司 Worldcoin——跨越了创业、人工智能、加密货币三个不同领域的 Sam 究竟是怎样神奇的存在呢? 从这篇他在三十岁时写的文章里,或许你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派派 硅谷圈 Sam Altman 职业成长

项飙的三个问题

社会学、人类学一向是深居象牙塔的小众冷门学科,大部分人听到后的反应是:“这学啥的?学这有啥用?” 而近年来的“项飙热”成为“社人学科出圈“的一个标志。其中固然有时代环境的影响:当前经济下行、技术转型放缓、逆全球化、阶层矛盾激化、社会发展停滞,这正处于社会学意义上的“内卷化”阶段。 同时随着社会生产力和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积累,个体性的觉醒,人们渴望更多思维工具来帮助认识和解释所处的环境及所遭遇的各种问题(职场、家庭、社会等等),社会科学承担了这样的工具性职能,又变得实用起来,帮助人们在不确定的环境下提供某种确定性的慰藉和指导。 项飙老师的这篇演讲,正是站在社会学视角去审视,技术主义下系统对于个体的异化。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 施言 社会学 自我认知

对话今日头条天使投资人刘峻

三年前的旧文,刘峻多次提自己是“反向操作”“逆向投资”,偏好投冷门的项目,说自己在风投领域是业余,不会建财务模型,也看不明白英文协议,但是他成了今日头条最早的天使投资人。 今天我们都说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回到10年前,移动互联网初兴之际,通过刘峻本人的复盘,来感受“伟大的投资都是建立在反共识的基础上”。不管是投资决策,还是人生其他决策,相信都会从中获益。

Tal Ben-Shahar: 正向领导力

你最能影响「他者」的,不是说辞和 PPT,而是你正在工作的状态。对于追随者来说,那是无法拒绝的——这是我看完 Tal Ben-Shahar 两门经典课程后最大的感触,无论是他在哈佛留下的 legacy 《积极心理学》还是这次的《正向领导力》都让我受益匪浅——不仅仅是被内容本身,而是被他在工作中的状态。 诚如他在哈佛的最后一课上说过一句话: 「你只需要去影响身边的三个人,然后这三个人每个再影响他们身边的三个。 以此类推,经过 21 次后就能改变世界。 整个世界。(3^21)」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派派 领导力 职业成长

什么是「社会性死亡」?

对于社交媒体的争议不会停歇,无论是海外的Facebook、Twitter,还是国内的微博、抖音等信息流、短视频产品。 社交媒体给予了人人皆可发声表达的权力,但辩证来看,也导致了信息冗余、情绪煽动、虚假新闻、网络暴力、社会撕裂等诸多问题。 以至于通过社交媒体吃瓜、看事件反转、当事人被网暴乃至社死,在今天已经成为相当普遍的冲浪方式。哪怕是作为围观群众的我们自身,也无意识地参与到这类叙事体系的构建当中。 几年前有缘和北大社会学系刘能教授有过沟通交流。刘老师这篇GQ采访,从“社会性死亡”的网络现象出发,延伸了“社会互动”这一社会学核心议题的诸多思想,很多见解也是值得每一个人深思。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 施言 社会学 社交媒体

虚荣

读完孟岩老师的这篇文章,联想到了最近在读《与神对话》里面有个描述探讨神与魔鬼之间的关系。 神知道,若要令爱存在,若要认识到其自身是纯粹的爱,那么与爱截然相反的东西也必须存在。 所以神「自愿」创造了那伟大的一极,亦即爱的对立物,所有非爱的东西,如今被称为怕。唯有怕出现了,爱才能作为能够被经验到的东西而存在。 当我们将纯粹的「爱」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神,同时也将「怕」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魔鬼——而他们之间的相关关系,只是为了让我们经验到自身。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派派 个人成长

京东红太阳

之前看潘乱老师提到这篇18年旧文,说行业里再难见到这种“老道消息类”文体。 拜读完确实写得好,文本上故事性、理论性、商业性俱佳,底层能力是对于信息素材的糅合应用,对于学术理论的融会贯通,对于表达方式的琢磨凝练。 写刘强东其人,写京东这家公司,作者是用了很多社会学理论来解释老刘为人处事的世界观和他在企业经营管理的商业实践,落在京东的内部组织变革,最后又反映到宏观商业格局中京东的态势变迁。 自下而上四层架构,但又交织融合在一起。一气呵成,看得舒畅过瘾。加上文本表达详略得当,开头的场景特写、中间的回忆片段闪回、结尾描写又致敬了《百年孤独》那个经典的开头,如评论所说“像看了一部电影”。

Posted on Thu, Oct 14, 2021 策展人: 施言 企业家 商业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