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

Posted on Fri, Sep 10, 2021 商业内观 个人成长
💡

推荐语: 读完孟岩老师的这篇文章,联想到了最近在读《与神对话》里面有个描述探讨神与魔鬼之间的关系。 神各个有形的部分开始定义它们自身,彼此之间产生“相互关系”,与此同时,那些无形的部分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神知道,若要令爱存在,若要认识到其自身是纯粹的爱,那么与爱截然相反的东西也必须存在。 所以神「自愿」创造了那伟大的一极,亦即爱的对立物,所有非爱的东西,如今被称为怕。唯有怕出现了,爱才能作为能够被经验到的东西而存在。 这种爱及其对立物的二元创造,在各种人类的神话中,被称为魔鬼的诞生、亚当的堕落、撒旦的叛变等等。当我们将纯粹的「爱」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神,同时也将「怕」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魔鬼——而他们之间的相关关系,只是为了让我们经验到自身。 神创造了相对性——这是神送给其自身最好的礼物。因而,相互关系是神赠给人类的最佳礼物(present, is now) Now here, No where.

原文链接:Link 阅读时间:6 分钟 作者:孟岩

去年 10 月,我和潇雨一起打球吃饭。聊天的过程中,我向他推荐起了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特别是其中一段有关「受托人责任」的描述。

李录认为,受托人责任(Fiduciary Duty)是一个资产管理人最重要的品质。

他在书中说,「受托人责任是什么?客户给你的每一分钱,你都要把它当成是自己的父母辛勤劳动、积攒了一辈子的钱一样去打理。每一份钱虽然不多,但是汇聚了一家人一生的辛苦节俭所得。如果发自内心地把客户的每一分钱,都当成是父母节俭省下来的钱,才算理解了受托人责任。

无论是从事这个行业,还是托付自己的钱给这个行业,一定要看自己是否有这种基因,或是寻找具有这种基因的人。

但根据我的观察,受托人责任这个东西是藏在基因里的。具有的人,天生就具有。没有的人,以后无论用什么方式,也很难让他有。」

我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天,潇雨一直没接话。

等我停下来,他对我说:这已经是你最近第二次和我说这个了。另外,你好像还发了两条相关的微博。

1

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魔鬼代言人》。

我喜欢看法律相关的电影,在搜索相关题材的时候搜到它。但看完才知道,这其实是一部宗教惊悚片。

抛去片中有关宗教和惊悚的因素,这部电影,特别是结尾的部分,给了我深深的触动,又让我想起了去年 10 月的这次对话。

电影的主人公凯文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律师,拥有着连续辩护几十场不败的骄人战绩,和自己的爱人幸福地生活在一个小镇上。

故事开始于他最新接手的一桩女学生状告数学老师猥亵的案件。

在法庭上,当女学生哭诉被数学老师性侵的过程中,凯文惊讶地发现他的客户——那个数学老师,竟然在庭上悄悄做出下流的举动。

在那一瞬间,他明白自己被骗了,他的客户、身边的这个数学老师,大概率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罪犯。

该怎么办?

为了自己的执业资格,为了连续自己的几十场不败的辩护记录,继续帮他打赢官司?

还是,

为了道德和正义,让罪犯得到该有的惩处?

凯文申请了休庭,痛苦地纠结之后,他选择了前者。

在自己高超的辩论技巧下,他帮助自己的客户、这个数学老师、一个货真价实的猥亵犯,逃脱了惩罚,也让自己惊人的连胜纪录又延续了一场。

2

凯文的表现,引起了纽约最著名律所的老板米尔顿的注意。

他开出了凯文和妻子根本无法拒绝的条件:大都市、高薪、豪宅、地位,以及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在纽约,凯文代理的第一个案子比较简单,为一个非法屠杀动物的大客户进行辩护。在调查过程中,他越来越疑惑,这个客户怎么会这么有钱,能请得起美国最好的律所?同时,他也又一次,像之前的猥亵案一样,发现了客户的秘密。

可是,这是自己在纽约的第一个案子。如果输了,自己会落下一个怎样的名声?怎样面对本来就已经对老板偏爱自己而颇有微词的同事们?

凯文太需要一场胜利来奠定自己在这个金牌律所的地位,欲望又一次盖过了挣扎和痛苦。

他又赢了。

与此同时,妻子玛丽随他来到纽约后,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央公园旁的豪宅、永远花不完的钞票、原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名人聚会……

但是,她却发现丈夫越来越沉溺于工作,无暇她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她经常看到狰狞的面孔,精神越来越脆弱。她选择向凯文哭诉,但凯文只是认为她精神有问题。

3

凯文的下一个案子是为纽约最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辩护,他被检方控诉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和继子。这个案子的影响很大,凯文也承担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这时的玛丽已经濒于崩溃,老板米尔顿建议凯文把案子交给其它同事,去照顾玛丽。

不出意外,凯文拒绝了。

越难的案件,对他越有挑战,如果能打赢这场官司,他在纽约律师界就彻底扬名立万了。而且自己为这个案子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能半途而废呢?玛丽的病?等把这个案子打完,自己有大把的时间陪她。

庭审前夕,和之前一样,凯文又一次了解到了案件的真相。他被开发商耍了,三条人命都是他杀的。但他不得不把辩护继续下去,否则他在律师界和纽约的一切都将声名尽毁。

再一次,他赢了。

就在庭审的同时,彻底崩溃的玛丽,在医院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时电影彻底进入了魔幻的部分。

老板米尔顿,其实是撒旦,或是魔鬼的化身。

数学老师猥亵案、非法屠杀动物案、房地产大亨凶杀案,这些案件,其实都是撒旦的试探,在案件深入的过程中,米尔顿都有意无意地让凯文得知了背后的真相。

他想知道凯文在正义和欲望之间,作何选择。

每一次,米尔顿都给了凯文选择其它道路的机会,凯文也完全可以掉头而去,选择走上另一条路的机会。但他每一次,都被欲望所诱惑,在深渊中越陷越深。

而这些选择,都是他自己的虚荣所做出的。

最后,幻身于撒旦的米尔顿对绝望的凯文说:

虚荣,是我最爱的原罪。

4

作为一个观影爱好者,看到这里,我已经大概猜到了最后的结局。主角都是有光环的,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果然,在灵魂的拷问中,凯文最终幡然醒悟,拒绝了米尔顿的继续诱惑,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他战胜了自己想赢的欲望,逃离了魔鬼的梦魇。

镜头一转,回到了影片最早的场景,时光回到了几年前,数学老师猥亵案的庭审现场。

凯文有机会重来一次。

休庭时间还未到时,凯文站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发呆。他已经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这些欲望牵引自己的选择究竟将自己带往何方,他也明白了什么才是对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而自己究竟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凯文洗了把脸,走回了法庭。面对法官,他宣布退出此案,放弃为数学老师进行辩护。

法庭一片哗然。要知道,这违反了律师的执业条例,不但让他的连胜纪录画上了句号,甚至会导致他丧失执业资格。

但凯文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他和玛丽微笑着、平静地走出了法庭。

一个记者追了上来,对凯文说:

「你太棒了,我要报道你,让你出名。要知道,极少有律师会为了良心而牺牲自己的事业。我要帮你上明天的头条」

在玛丽的敦促下,凯文答应了。他们幸福地离开了法庭,背影慢慢远去。

这时,记者的脸再一次幻化成魔鬼米尔顿的脸。

他微笑着,对着屏幕说:

虚荣,是我最爱的原罪。

5

我被这个结尾震撼了。

追求连胜、追求地位、追求金钱、追求收入、追求公司规模……这固然是一种虚荣,

但另一方面,

追求「别人眼中的某种形象」,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虚荣?

你真诚,还是喜欢被别人夸真诚?

你开放,还是喜欢被别人认为开放?

你真的珍惜客户的每一分钱,还是喜欢向别人炫耀自己是基因里具有受托责任的人?

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真实喜悦的选择,建立在虚荣上的外在记分牌,会把我们带向另一个深渊。

2018 年初,我看了电影《无问西东》。里面的很多情节我都记不太清了,但梅贻琦校长的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能背下来:

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有一种麻木的踏实,但丧失了真实。什么是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6

我们的人生,是我们的选择造就的;

我们的选择,是我们的意识所驱动的;

我们的意识,或者说每一个念头,很多时候是由根植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潜意识自动产生的。

人是环境的反应器。

但人不同于机器的、最珍贵的地方在于:

我们有机会打破这个「信息、刺激、念头、行为」的链条。

每一个起心动念,都是我们内观自己,打破这个循环的绝好机会。

有知有行。

这个「知」,也是觉知的知。

7

在看完电影的那个瞬间,我特别特别想写些什么。

当我写完,我问了问自己:

我是真诚地想写下我的想法和感受?

还是,

我希望其他人通过阅读这篇文字觉得我是一个真诚和自我觉知的人?

我也很难分清楚。

我们的人生,是我们的选择造就的;

我们的选择,是我们的意识所驱动的;

我们的意识,或者说每一个念头,很多时候是由根植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潜意识自动产生的。

人是环境的反应器。

但人不同于机器的、最珍贵的地方在于:

我们有机会打破这个「信息、刺激、念头、行为」的链条。

每一个起心动念,都是我们内观自己,打破这个循环的绝好机会。

我们的人生,是我们的选择造就的;

我们的选择,是我们的意识所驱动的;

我们的意识,或者说每一个念头,很多时候是由根植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潜意识自动产生的。

人是环境的反应器。

但人不同于机器的、最珍贵的地方在于:

我们有机会打破这个「信息、刺激、念头、行为」的链条。

每一个起心动念,都是我们内观自己,打破这个循环的绝好机会。

神各个有形的部分开始定义它们自身,彼此之间产生“相互关系”,与此同时,那些无形的部分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神知道,若要令爱存在,若要认识到其自身是纯粹的爱,那么与爱截然相反的东西也必须存在。

所以神「自愿」创造了那伟大的一极,亦即爱的对立物,所有非爱的东西,如今被称为怕。唯有怕出现了,爱才能作为能够被经验到的东西而存在。

这种爱及其对立物的二元创造,在各种人类的神话中,被称为魔鬼的诞生、亚当的堕落、撒旦的叛变等等。

当我们将纯粹的「爱」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神,同时也将「怕」拟人化为一个角色,称其为魔鬼——而他们之间的相关关系,只是为了让我们经验到自身。

神创造了相对性——这是神送给其自身最好的礼物。因而,相互关系是神赠给人类的最佳礼物(present, is now)

Now here, No where.

神各个有形的部分开始定义它们自身,彼此之间产生“相互关系”,与此同时,那些无形的部分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神知道,若要令爱存在,若要认识到其自身是纯粹的爱,那么与爱截然相反的东西也必须存在。

所以神「自愿」创造了那伟大的一极,亦即爱的对立物,所有非爱的东西,如今被称为怕。唯有怕出现了,爱才能作为能够被经验到的东西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