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父母的父母

做父母的父母

创伤会通过「依恋」在下一代再次发生。

Juicing Today 今日推荐:《与自己和解:治愈你内心的内在小孩

策展人荐语

前段时间读完了一行禅师的一本书,叫《与自己和解:治愈你内心的内在小孩》,听起来非常普通的书名,却是我读过的关于疗愈内在小孩最好的一本书——读完后,我不仅收获了洞见与智慧,更是真切地感受到了一行禅师「慈悲之光」。

在心理学领域,内在小孩是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最早是由荣格在《儿童原型心理学》中提出。荣格用儿童原型来描述一个人内心中未成长、未安抚好的部分,这个部分也是我们对于童年创伤的记忆。

荣格曾经提过:「内在小孩是一切光之上的光,是治愈的引领者。」我想将自己经验到的由「内在小孩」引领来的两束「意识之光」与你分享。

第一束意识之光:看见父母的内在小孩

看见,是第一步。我们通过「看见」开始明白创伤不是孤立存在的,创伤通常有一个古老的过去——我们的父母同样受到创伤。而这种未经处理好的「无意识」会像一个隐形的开关一样,安装在孩子(下一代)的生命里。

我们的母亲可能在一生中经历了许多痛苦,我们的父亲也是如此。成为父亲之前,父亲曾经也是五岁的孩子。作为五岁的男孩,他很脆弱,很容易被祖父或祖母或者其他人伤害。因此,如果有时候他很粗暴,或者不可理喻,可能是因为他内心的五岁小孩曾经受过这样的对待。

父母们永远无法给出他们没有的东西,如果他没有经验过「被接纳」,那他就给不出「接纳」。正是这样的二元对立,迫使我们(下一代)走入了一个循环,心理学上将这种循环称之为「强迫性重复」,但我更愿意将其称之为「意识能量的轮回」。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轮回其实是发生在我们潜意识层面,而非意识层面的。

潜意识有两个特征:

  • 无时间性。它不能够分辨什么是过去,什么是现在,以及什么是将来。潜意识缺乏时间判断能力,受潜意识支配的人可能用过去的方式来应对现在的人际关系,以及用幻想来替代现实。

  • 无主体性。潜意识也分不清楚你、我、他。就好比当一个人在婚姻关系中无穷无尽地抱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其实是小时候的那个「他」在抱怨他的父母,小时候他和父母的关系当时落下了心结,种下了「因」的种子,于是在 20 年后这场亲密关系里,种子开始「开花」了。

有时候,「虐待者」可能是曾经的「受虐者」,这是我们经常会在生活中看见的轮回;有时候,「受虐者」甚至可能只想在未来成为「拯救者」,于是他会靠近所有需要被他拯救的事件和人物里,这是一种更隐性更不容易被人察觉的轮回。

当你试图用意识之光去看见父母的内在小孩时,其实你是试图让轮回的巨轮停下来。

第二束意识之光:做父母的父母

在看见以后,最重要的一步是「转念」。

所有未经疗愈的创伤都会通过「依恋」在下一代再次发生。 当它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便可以开启对父母的疗愈,而疗愈发生的起点便是我们对于与父母关系的转念。

当我们将我们对父母之间关系的敏感「转念」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敏感时,疗愈便会发生。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做父母的父母」——在父母向你投射出恐惧与匮乏时,用你的意识之光照见他们内心那个只有五岁的孩子,你试着去成为那个五岁孩子的父亲或是母亲。

我相信父母的内在小孩这么多年来一定试过了所有可以尝试的方式去向外界呐喊,遗憾的是父母那一代人在集体意识的裹挟之下,「自我」的表达早已被按下了静音键。

但你和你的父母不一样,在你能看见他们的内在小孩时,你已经带着一种更高维度(能量)的意识在生活了。「看见」是一种能量的链接,你可以帮助父母的内在小孩去表达、经验、创造和显化。

在你看见那个内在小孩并能听清楚他的喃喃自语时,你会明白缠绕了这么多年的内在痛苦的种子从来不是你的父母种下的,它只是一种意识的轮回。

当我们疗愈了父母的内在小孩时,不但可以释放自己,也可以释放伤害过我们甚至虐待过我们的人,以及他们延续到我们生命里的内在小孩。

最后

记得今年过年回家时,当我的母亲在表达她对于我现在生活状态的种种观点时,里面难免夹杂着对我的一些评判,例如:「你工作那么辛苦了,还写文章干嘛,一天到晚搞这些不务正业的事情。」

在她对我进行消极评判时,我的心中并没有升起之前有过的愤怒感和无力感。在那一刻,我其实看见了她内心那个只有五岁的孩子是如何去传递外婆传递给她的意识能量的。在母亲体内,不仅住着她自己的内在小孩,还会有外婆的、祖母的、先祖们的内在小孩。

我们的祖先可能不懂得如何照顾内在受伤的小孩,因而把他们受伤的小孩也遗传给了我们。当我在疗愈我自己并对我的母亲释放出善意和接纳时,我也在疗愈着那些孩子。

我看见了那些孩子手拉着手,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

他们的笑脸渐渐的融化成了我小时候的样子,我母亲小时候的样子,我外婆小时候的样子。

带着这样「共生」的意识,我感受到了我的「这一世」其实是灵魂的「累生累世」。

我看见这部分的业力轮回停在了我这一世,我将它彻底的「放生」了。

现在,与父母的相处中,我会展现为很多面。

有时,我会展现为母亲。

有时,我会展现为父亲。

有时,我会心甘情愿的做个孩子。

——————

派派,写于 2022 年 2 月 22 日晚。

感恩一行禅师的慈悲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