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事么”

我们将不得不和「内里的一团混沌」长期相伴相存。

聊聊个人品牌

在当下创作者经济陷入盲目狂热中,也需要冷静思考个人品牌的「长期主义」。

在场,但又永远缺场

不间断的联系,幻想中的在场,是否会让人类陷入更深的孤独?

消失的虚拟城市

缅怀的不仅仅是「阿尔法城」,也包括逐渐消失在舞台中央的豆瓣。

A16Z 创始人:一种更结构化的工作方法和人生

对话 Marc Andreessen。

一个想要解决地球级别问题的人

网大为则是代表腾讯的另一面——尽管绝少为人所知,在不停花钱去做短期没有回报的事情。

VR 和 AR 的未来五十年

从游戏机、计算机、智能手机的过去五十年,看 VR 和 AR 的未来五十年。

彼得·泰尔的窄门思维

我们想要一辆会飞的汽车,得到的却是 140 个字符。

黄建新: 一个「第五代导演」的选择

这是一个(在我看来)误解大于争议的导演。

Eugene Wei : TikTok如何像算法一样“看见”

Seeing Like an Algorithm.

Sam Lessin:元宇宙要来了,然后呢?

Web 3.0 时代,我们会有一个元宇宙(metaverse)还是多元宇宙(multiverse)?

荐书 | Facebook中的《孩子王》

《孩子王》这本书最有价值的还是人文/女性的视角去看待硅谷文化+技术对于人们获取信息、社交连接、亲密关系、生命体验的影响。

张小龙饭否日记

我进到饭否就说饭否上该说的话,进到微博就说微博上该说的话,回到办公室就说办公室该说的话。

翟学伟:差序格局理论——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穿越代际和周期的价值则在于,费老扎根田野对于中国乡土社会人情关系的深入洞察。这种文化属性的最大公约数,也会烙入当代人的数字生活和线上空间。

尊龙:世界性和民族性的对立统一

John是相当大众化的英文名,Lone道尽自身经历的悲苦,而翻译成中文“尊龙”,“龙”又是个极其明显的中文符号,他把这些全都杂糅在自己的姓名中。

张一鸣:版权风波的意外收获

信息基于内容、形式、载体、分发机制的不同有很强的延展性,可以作为业务边界拓展的奇点,较之美团王兴的本地生活服务更像是一场“无限游戏”。

对话辛巴:我是一个会说话的棋子

甲小姐对话梁宁:未来的指路标是“大局观”

脸书是一个国家吗?—— 「Facebookistan」与社交媒体的国家化想象

和菜头:光明的尾巴

Powered by Typlog